马斯克可能要把特斯拉 CEO 的位子,让给这位华人了
2022-12-9 18:8:48 Author: 爱范儿(查看原文) 阅读量:5 收藏

马斯克
那个 TA
今天你可能错过的大新闻 👉🏻 苹果可能在同时开发两个头显系统;耳机+空气净化器,戴森 Zone 将开售;ChatGPT 国产平替出现了;《神奇女侠 3》或被取消......

坦白说,我不想成为任何公司的 CEO。

上个月,马斯克就「天价薪酬」出庭作证时,不仅明确表示不想担任特斯拉 CEO,还称目前担任 Twitter CEO 只是权宜之计。「我希望减少在 Twitter 里投入的时间,然后找另外一个人长期运营 Twitter。」
一位特斯拉前董事会成员 Antonio Gracias 也佐证说,他曾与马斯克讨论过寻找一位负责销售、财务和人力资源的 CEO 的话题,以便让马斯克专注于产品,只是他们一直没有找到合适的人选。
但现在,马斯克似乎已经找到了他的「那个 ta」。
朱晓彤的,特斯拉中国
12 月 7 日,品玩发布消息称,马斯克决定任命朱晓彤(Tom Zhu)为特斯拉全球 CEO。
也许很多朋友没有听说过这个名字,朱晓彤是一个低调的人,在媒体上公开亮相的次数屈指可数,更是几乎没有接受过海外媒体的采访。
目前,他在特斯拉担任全球副总裁、大中华区总裁,负责特斯拉在中国大陆、中国香港、中国台湾,以及其他亚太地区的业务。

朱晓彤,图片来自:新华社
朱晓彤毕业于新西兰奥克兰理工大学,在 2004 年获得信息技术学士学位,四年后进入美国杜克大学商学院攻读 MBA。
在入职特斯拉之前,朱晓彤曾参与创办了楷博国际,负责日常运营、市场开发和项目管理。2013 年,他创办了一家工程管理咨询公司,从事国际工程项目管理咨询工作,帮助中国企业开拓国外市场。
可以看到,朱晓彤并没有汽车、计算机或者人工智能等领域的工作经验。
2014 年 4 月,朱晓彤加入特斯拉中国,担任超级充电站项目总监,负责超级充电站的建设。当月,特斯拉在中国大陆的首座超级充电站就在上海落成。
更令人吃惊的是,仅 7 个月后,特斯拉就已经在中国部署了 25 座超级充电站,成为了除美国之外,超级充电站数量最多的国家。
同年 12 月,特斯拉前任全球副总裁、大中华区总裁吴碧瑄(Veronica Wu)因销售远不及预期而离职,为特斯拉中国的超充网络的建设立下汗马功劳的朱晓彤,理所当然地接过接力棒,负责起特斯拉在中国的销售工作。只不过,当时他的职务还是「特斯拉中国区总经理」。

首辆国产 Model 3 下线,图片来自:彭博社
2019 年 10 月,特斯拉上海超级工厂正式投产,首辆国产 Model 3 在 2019 年 12 月 30 日正式交付。
从破土动工,到成功交付,上海工厂只花了不到一年的时间,说得具体一点,是 357 天。反观柏林工厂,他们花了两年半。
在国产特斯拉 Model 3 的首批交付仪式上,马斯克兴奋得脱衣跳舞,在台上表达了对于中国政府的感谢。

没有中国(政府)的支持,就没有特斯拉的今天。

除了中国政府,马斯克还应感谢一个人,那就是当时已经是特斯拉全球副总裁、大中华区总裁的朱晓彤。
首批 15 辆国产 Model 3 的交付仪式,左为朱晓彤
在担任中国区总裁期间,朱晓彤还主导了一系列特斯拉产品的本地化事项,包括体验中国开业、新车传播,在销售业绩方面也收获了累累硕果。
今年 8 月 15 日,马斯克在 Twitter 上透露,特斯拉已经生产了超过 300 万辆汽车,其中,有 1/3 都来自上海超级工厂
另一方面,特斯拉 2022 年第三季度的财务报告显示,特斯拉在中国市场的当季营收达 51.31 亿美元(约 374.92 亿元);前三季度的总营收则来到了 135.68 亿美元(约 991.41 亿元),同比增长 50.5%。
在朱晓彤的领导下,如今中国已经成为了特斯拉的全球第二大市场,占公司总营收的 23.9%,仅次于美国。
从全面操盘大中华区,到分管亚太地区,朱晓彤若能接手特斯拉在全球的生产交付和销售业务,似乎也显得顺理成章。
不是 CEO 的 CEO
马斯克上个月还在法庭上说了这么一番话:

我的角色更像是一个开发技术的工程师,我的目标是开发出具有突破性的技术,并确保我们能有一个可以实现这些目标的,不可思议的工程师团队。

他认为,从他在公司所做的工作来看,CEO 可能不是一个恰当的描述,「实际上我的角色更像是一个开发技术的工程师」。
虽说职位同样是「全球 CEO」,但朱晓彤未来的职责范围可能仅限于汽车业务,而不包括自动驾驶和机器人项目。
所以说,马斯克的想法很可能就是:

我去专心搞技术了,公司交给你我放心。

图片来自:Getty Images
可是,在掌管特斯拉中国之前,朱晓彤并没有任何高管经验,马斯克为何偏偏要选他?
据 CNBC 报道,面对庞大的商业版图,仅在特斯拉业务方面,马斯克就有一个超过 20 人的「智囊团」,来为其出谋划策。
CNBC 表示,这一名单会随着特斯拉战略及组织的变化而变化。目前这一团队共有 27 人,其中绝大多数来自特斯拉在弗里蒙特和奥斯汀的两个核心办公室,美国以外的高管只有 3 人:
在德国办公的全球副总裁兼董事总经理塔尔·汤姆斯(Lothar Thommes)
分管特斯拉欧洲、中东和非洲业务的全球副总裁乔·沃德(Joe Ward)
最后一位,自然是特斯拉大中华区总裁,朱晓彤。
朱晓彤能成为特斯拉第一位直接向马斯克汇报工作的大中华区高管,一方面与中国市场越来越高的权重有关,同时,也离不开朱晓彤的「个人努力」。
品玩在《特斯拉中国乱象揭蛊 第三季》一文中提到,在刚上任不久后,朱晓彤就对媒体表示,他几乎以每两周飞一趟美国的频率向马斯克汇报,因为他认为最重要的事情就是沟通。如此频密的沟通,逐渐演化为朱晓彤与马斯克的单线对接。
一位跟朱晓彤和马斯克一起开过会的特斯拉美国华裔员工曾透露:「从来都是报喜不报忧的,朱晓彤汇报得特别好。」
(该文章发布一个月后,品玩遭到了特斯拉的起诉,目前该案已作出一审判决,特斯拉胜诉,但品玩进行了上诉,表示该文章没有任何掩饰、虚构及捏造行为 —— 爱范儿注)
另外,朱晓彤能有如此机会,与特斯拉目前的高管团队的结构有关。
在那一份 27 人的高管名单中,多数负责的是软硬件系统研发、车辆制造、供应链管理、人力资源等,能在销售方面独当一面,并且有着显赫战果的人,只有朱晓彤。
成功的工厂里,总是睡着一个老板
一位特斯拉前员工向爱范儿表示,「Tom Zhu 是一个比较随和的人,他有时候还会在办公室和大家一起打王者,」但突然话锋一转——

其实也挺严厉的,就是…… 把特斯拉中国搞成这个样子,他功不可没。

所谓「这个样子」,自然不是什么好的样子。
品玩在报道中引述了不具名信源的话,称朱晓彤在一些关键特质上与马斯克极为接近——接近 24 小时专注工作,凌晨 3-4 点秒回工作信息,几乎没有个人生活,对下属要求严格,甚至是苛刻。
在特斯拉工作「真的很累,非常累,心累」,上述员工向爱范儿说道。

图片来自:解放日报
今年 3 月,解放日报探访过朱晓彤在上海工厂的工位——一个位于工厂二层办公区的「小课桌」,桌上一角还放着他带到办公室来的早点。
当一位严苛的上司,和底下的员工坐在一起办公,会发生什么?
品玩曾援引多位接近朱晓彤的员工的话称,和朱晓彤在同一片区域办公,让他们感到极为不安,因为不管前一天加班到多晚,第二天早上,朱晓彤大概率会准时出现在办公区,他会格外关注空置的工位,然后拍下照片,并在工作群里质问该名员工为何没来上班。
3 月底,上海爆发疫情,为方便工作,朱晓彤更是直接住在上海工厂内部,即便上海工厂此时已经停止了生产工作。Teslarati 记者 Simon Alvarez 将其称为「特斯拉中国最努力的员工之一」。
有趣的是,马斯克也乐意睡在工厂里。
「我在弗里蒙特的工厂和内华达州的工厂里住了整整三年。」马斯克说。当然,他现在已经不在那儿了,Twitter 的旧金山总部成为了他的新家。
最近,他甚至将 Twitter 总部的一些办公室改成了卧室,供通宵加班的员工使用。此举引来了美国旧金山验楼部的调查,他们表示商业建筑与住宅建筑的规范要求并不相同。
毫无疑问,马斯克需要一位能够经常在各个超级工厂里睡觉的 CEO。
12 月 8 日,彭博社发布消息称,朱晓彤本周已经被马斯克叫到了得州,协助运营奥斯汀工厂。
祝他能在那睡个好觉。

看不懂当代艺术,是不是我不够有文化?| 对话

苹果汽车被曝大降级:彻底放弃颠覆特斯拉,才可能成为下一个 iPhone


文章来源: http://mp.weixin.qq.com/s?__biz=MjgzMTAwODI0MA==&mid=2652213718&idx=1&sn=2538eb93bc85350775c584046ec94155&chksm=9b630749ac148e5fe465c4ac1855742067946499c6faa06d1be5e4e6e1a6f9bdd51f386e8f0a#rd
如有侵权请联系:admin#unsafe.sh